章节目录

    老夫人拄着拐杖,神色不满,

    “张姨娘,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们将军府从来不怕事,也不怕人。”

    “瑶瑶和苏御想怎么穿就怎么穿,他们这样穿刚刚好,正好显示出我将军府的威风。”

    “也让他们看看现在的将军府不是以前的将军府了。”

    张姨娘低头,“老夫人,我们这样会得罪人的。”

    老夫人冷哼一声:“得罪人?我们将军府还怕得罪人?”

    “那些人也不怕我们得罪,将军府有难的时候他们落井下石,将军府荣盛的时候,他们恨不得贴上来。”

    “得罪人就得罪人,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不怕!”

    瑶瑶听到祖母的话,用力的点了点小脑袋,拍了拍身上的裙子,一脸的骄傲:

    “对,我们不怕!”

    “大哥哥是将军,瑶瑶是郡主,我们将军府才不怕其他人呢!”

    瑶瑶也是像祖母那样想的。

    张姨娘总是怕这个怕那个,可是别人不会因为她怕就不欺负她。

    有时候你越弱,别人就是越欺负你,因为他觉得你不敢反抗,就把你欺负的更惨。

    但是有时候,如果你奋起反抗,让别人看到你的威力和实力,他们又害怕的不敢动弹了。

    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这些事不是躲就能躲的过的。

    就该让那些欺负自己的人看着,自己不是好欺负的!

    就像太子一样,二哥哥一味忍耐,只会让太子那个坏人越来越过分。

    因为那些人不懂什么叫做适可而止。

    瑶瑶扁了扁嘴巴,

    “张姨娘,你穿的才不对呢,我听别人这么素,是在别人办丧事的时候才会穿成这样。”

    “今天是干娘的生辰,你穿成这样,别人还以为我们对干娘不敬呢。”

    “张姨娘,不如你去换一身衣服再来吧,我看江姨娘以前还剩下一些衣服,倒是挺适合去参加寿辰的。”

    瑶瑶说的是大实话,江姨娘以前穿的富丽堂皇的,走的时候还有一些衣物没来得及带走。

    张姨娘平日里不是穿白色的袍子,就是穿青色的袍子,上面一点花纹都没有,看起来像个苦行僧一样。

    这些衣服平时在将军府穿穿还行,如果穿出去,就显得格外的寒酸。

    老夫人也注意到了这一点。

    这张姨娘也不讲究场合,终究是撑不了大场面。

    “张姨娘,这将军府不缺你吃,也不缺你穿,有十几个裁缝给你缝衣服,今日去参加长公主的寿辰,你也不必穿得如此寒酸来丢将军府的脸。”

    老夫人摇头叹气:“你快去换一身衣服再来吧,你穿成这样,皇上都不会让你进门的。”

    张姨娘被说的脸色惨白,在这些小辈的面前有些下不来台。

    她觉得自己穿的并无不妥。

    她手上握着佛珠,双手合十:

    “南无阿弥陀佛,衣服只是遮蔽之物,老夫人,我这样穿并无不妥,相信长公主和皇上一定也会理解的。”

    “我看你是走火入魔了,你既然那么喜欢佛法,就留在将军府读佛经吧,今日长公主的寿辰,你别去了。”

    老夫人摇头叹息,张姨娘看着文静本分,怎么偏偏这样顽固不灵。

章节目录

将军他妹三岁半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