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灵异小说 > 绝美冥王夫 > 第766章 番外 慕小爷其人4

作者:见字如面

绝美冥王夫 第766章 番外 慕小爷其人4

    这还用你说? 自从弄了个专门倒腾“艺术品”的拍卖公司后,我的渠道拓宽了许多。 以前家里就是做阴商,主要收售阴物,后来借着沁丫头的家族背景,把家底洗白、再鼎力支持老丈人的爱国心,我这女婿当得也挺辛苦的。 不过对我来说,个人辛苦些无所谓,男人始终要担当家族的重任。 什么成家立业、封妻荫子、敬老爱幼…… 我看了看身边的佛系小公举老爹,心里默默的对他比了一个中指。 敬老爱幼? 四十几岁不到五十岁,就开始倚老卖老了,以后怎么得了? “老爹啊,不是我说你,你这样不会有老太太喜欢的。” 老头子一愣:“我要老太太喜欢干嘛?” “……你好歹得找个老伴吧?” “不要。” “陈老头做的食物太粗糙、沁丫头做饭好像科幻片,小乔去了南山静养,我们都快断粮了好么?” “那请个厨师不就行了?” “厨师不是自家人啊,始终觉得靠不住,咱们家秘密又不能对外说……” “不行,老子守身如玉!” “……” 一路跟老爹斗着嘴,很快就看到了那骚寡妇给我们的地点。 这个圈子里的人通常都会离群索居,就算居住在人烟密集处、也大隐于市,不喜欢与平常人打成一片。 这个村子最后方那一栋楼,就是那骚寡妇给我们的地址。 此刻她已经站在门口的土堆上等我们了。 “……这女的整天与阴气为伍,居然还这么滋润?有蹊跷啊……”老爹摸着下巴提醒我。 确实,能干下地淘沙挖坟掘墓这一行的人,哪个不是心狠手辣的?但这一行的人不管你多牛逼,在明面上,你也得低调到尘埃里。 可这女人说话做事挺张扬,不仅没有畏畏缩缩、还十分泼辣,这要么是有恃无恐、要么是亡命之徒。 “亡命不至于,她要是不怕死,干嘛来找我们?肯定是这双鞋闹得家宅不安、心神不宁了。”老头子分析道:“等会儿你套话的时候,问问她小孩儿的事情。” “好。” 我把车靠边停好,不远处就是一个破旧的祭祀土地的小“道场”,我下车后先过去点了三根烟放着,也不知道这一方土地灵光不灵光。 那骚寡妇在村子里面穿得挺保守,她迎上来低声说道:“你们怎么来得这么顺利?我还以为你们会绕路呢……我手下的兄弟们每次过来,都会绕远路。” “我们法力高强呗。”我拍了拍手,看向她家的两层民居。 就是农村常见的两层楼,没什么复杂构架,下面堂屋上面房间,院子里有些杂乱,还有一口井被盖住。 “你这院里还有井啊?”站在院门口看了看里面。 “我老公家里祖上的地皮,后来我们推倒了老房子重建的,都建了十几年了,那口井早就枯了,很多年前就填了!”骚寡妇紧了紧自己的外套。 她太圆润丰满,衣服的拉链都拉不上。 这种风格,没人来敲寡妇门才怪。 “本来我两个孩子都住在这里,因为这里比较低调隐蔽,但自从我手下出事后,我就不敢住了。” “鞋子一般不好出手,谐音不好,行家都不收这种被尸水浸泡过的鞋子,当时我们分货的时候也没留意,不知怎么的,我那手下就带走了一只。” “一开始我还没发觉异常,后来听传闻我那手下死在香港了,我才开始怕起来,我们这个省最有名的阴商行当就是慕家了,所以我才找你们来看看……如果只是普通闹鬼,我也不怕。” 我看她家房前屋后也没有什么阴地,这里看起来很正常,却有一丝不寻常的气息萦绕身侧。 总之站在这里,会让人有些烦躁和压抑感。 “你把堂屋锁起来干嘛?”我指了指正堂的门。 上面还悬着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本来没什么动静,我们停靠这附近后,开始无风自动,传出扑啦啦的轻响。 这响声似乎在呼应我们车子后备箱里面的跳动。 “你们……你们是不是弄到另一只鞋了?”那骚寡妇警惕的看着我。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管这么多干嘛,赶紧把事情说给我们听……我还赶时间回家呢。” 我现在对这些鬼神志怪的事情不太感兴趣,大概是因为见过了不少“大场面”,这些小打小闹就懒得去关注。 现在能让我费心思的只有家里人,还有之前惹上的那些巫蛊之人。 那些家伙的根源在境外,我还没这个本事去境外斩草除根,只能多方小心,防止这些人的手伸到我家里人周围。 尤其是现在,沁丫头有身孕,小乔又去了南山,偶尔才会来一趟,我轻易不会离开我家的小铺子。 沁丫头是个心宽的女人,怀孕也半点儿不矫情,拒绝岳母大人的挽留住在大别墅里养胎,偏要跟我住在一起。 我现在离家远点儿就不放心,虽然家里有陈老头、大宝、还有污老太太和那只猫灵守着,普通不长眼的东西也不0;151472013005228会靠近,但我就是不放心。 牵挂着她、还有她肚子里面的小家伙。 “喂!发什么呆!”老爹拍了我一巴掌,把我神思拉回来。 这老头子眯着眼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小兔崽子,老子在家的时候没发现你这么牵肠挂肚,现在有了老婆就不一样了,出个门都神游天外的,果然儿子是白养的!” “少废话……”我摸了摸鼻子,转朝那个寡妇,问道:“你孩子呢?这屋子锁起来了,你们一家子住哪儿?” “我把那鞋子供在屋里,不敢让孩子再住家里了,暂时搬到村口那个小旅馆,就说家里在杀虫灭鼠呢。” 这寡妇说,她女儿有天晚上走路一瘸一拐的,走到枯井边上直愣愣的站着,她以为是孩子调皮,就喊了几声让睡觉。 之后也没什么异常,就是过了几天,她发现每天晚上女儿都会一瘸一拐的从二楼的房间下来,就站在井边。 “而且,她的动作越来越奇怪,头渐渐的耷拉下来……我那天看到时,头已经耷拉到胸口了,我晃看一眼像脖子断了似的,差点没把我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