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灵异小说 > 绝美冥王夫 > 第768章 番外 慕小爷其人6

作者:见字如面

绝美冥王夫 第768章 番外 慕小爷其人6

    总结下来,就是这寡妇的手下分赃后当晚就不正常,摸来大姐头这里想要偷另一只鞋子,结果因为道上的规矩、或者说他自己意识到危险,剁了一只手跑路。 跑去了香港想要出货、摆脱自己手中的另一只鞋子,结果货出了、自己也没命了。 结果另一只鞋子落到了富商手中,富商感受到威胁,想法子搭上了我,想把这东西给处理掉。 这种冥冥之中兜兜转转的事情太正常了,像这种一对的阴物,拆了必定有问题。 我没打算下枯井里捞东西,这女人心狠手辣,如果看了她的秘密,说不定以后会如鲠在喉、想法子弄死我。 “这东西什么时候闹得最凶?”我扭头问她。 “午夜,子时。” 得,那我们就等着这个时段吧。 我们坐在车上等候时间,顺便吃了一顿自热火锅。 “现在真特么方便,火锅也能自热,出门不用啃饼干,真幸福。”老爹一边捞着碗里的火锅粉条,一边笑嘻嘻的说。 “幸福啊?那以后你出门干活,我守家好不?”我笑着对老头说道。 老头瞪了我一眼:“你现在还有多少机会出门干活?身份洗白了,以后这些事情就交给手下人去做,你主要负责明面上的东西。” 说得轻巧,手下人?我哪有什么手下人? 陈老头和大宝么? 这两个家伙虽然都很机灵,但让他们来处理这些阴物,他们肯定只会把东西给我收回家去,结果还是让我来处理。 “总要有个方法,不能事事都自己来……你现在主要的工作是暗地里追盗,懂么?这女人备不住也是个往境外出货的,稍后盯着她,把她这条线给斩了吧。”老爹淡淡的说道。 我愣了愣,这老头子佛系小公举伪装不下去了啊。 沁丫头的老爹是个政治家,都说政治家是人精中的人精,亿万人中能站在12看书的人物,能有什么单纯善良的? 但他老人家偏偏深埋了一颗赤诚之心,对国家的秘宝爱得深沉,百忙之中还不忘了叫我去帝都训话。 都说女婿是半子,我觉得他找我比找他亲儿子林言欢还频繁。 我也不好意思辜负他的期望,大概他觉得我路子野,一些暗地里的事情更好操作吧。 子时,又称夜半。 这是一天之中离太阳“最远”的时刻。 也是老鼠活跃的最佳时刻。 可这院子前后别说老鼠了,蚂蚁都看不见。 夜行动物对阴气更为敏感,它们都不愿意靠近这屋子。 后备箱里、那皮箱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一声夜枭的鸣叫,好像唤醒了里面的东西,又开始“咯咯”跳动。 老头子掐了烟,我拎着背包,准备开始干活。 现在走到院子里,地面上透上来的阴气很重,紧锁大门的堂屋也散发出一丝丝不寻常的气息。 似乎想要破门而出。 那寡妇给我留下了钥匙,我拿着钥匙准备去开堂屋的门,老爹一把拉住我的胳膊,用口型说道:“护身符!” 哦,这段时间胆子有点儿大了,忘了将护身符含着。 其实我一直想不通,这护身符好像特别牛逼,我太爷爷怎么搞到这么厉害的玩意儿的? 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我伸手摸上去,隔着手套都能感觉到透骨的寒意。 开锁的时候,屋里好像有声音。 嗒嗒、嗒嗒…… 轻柔又诡异。 咔哒。 我拧开了锁芯,手里捏着缚鬼的咒,如果有东西朝我扑过来,我就给它贴个面膜。 门锁打开,吱吱呀呀的轻响,我推开门的那一刹那,并没有想象中凶猛的东西扑出来。 一股阴风“轻柔”的迎面扑来,没有猜测中的厉鬼。 我看到一只沾满泥土、散发着奇怪味道的鞋子掉在了门后。 好像一个独脚的人走到门口,等待着我放“她”出去。 阴气袅袅蔓延,我闪身避开。 那只鞋子在门后一动不动,但门外,布满浅浅灰尘的地上,多了一个小巧的脚印。 我咽了一口唾沫,这脚印只有一只……莫方这鞋子的主人,真的是个瘸子? 脚印浅得很,如果不仔细看,会以为只是夜风吹起一点儿灰尘。 老爹在院子门口等着我,他看我打开了门,立刻把铜线绑住的皮箱往院子里一推—— 静音滚轮悄无声息的将皮箱推到了院子里,撞到了井口,发出轻微的声响。 这一瞬间似乎所有的声音都停下了。 皮箱上的铜线已经被老爹弄松了,这是故意要放“一对”鞋子团聚的,我看半天没反应,正想上去把箱子打开。 我刚迈出一步,后脖颈突然鸡皮疙瘩猛地一炸。 一张肿胀发白的脸庞浮在空中,在朦胧的月光下恍惚一团薄雾努力聚集在一起。 脸庞对我扯出一个艰难的“笑”。 我恍惚还听到一句:多谢…… 草,不管见鬼多少次,次次都还会被吓到。 我家老头压低声音吼道:“快过来,这家伙想爬你的背呢!” 废话,我还怕不知道? 真要想向我道谢,干嘛不出现在我面前? 有些精明的鬼魂,不会一出现就摆出一副老子要弄死你的怨气。 他们懂得迷惑人、懂得寻找机会。 人的肩头有命火,扭头的时候,呼吸会打乱命火,就好像肩上端着蜡烛,一扭头呼吸或者说话,就会吹得蜡烛晃动。 如果是八字偏阴、或者身体孱弱、心理不够强大的人,命火一晃,就容易被上身、或者被吸走一点儿生气。 可惜的事,阴阳圈里谁都懂这个道理,就是控制不住本能反应。 这种时候有个搭档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搭档可以提醒你。 我听到老爹的低吼,立刻一步往前跨出,捏着老太爷给的乾坤法剑转身。 剑锋一逼,那团肿胀得大脸聚都聚不住,幽幽的抽泣道:“法师……法师饶命……妾身无意害人……” 放屁,你这模样吓都能吓死人,还无意害人? 我家老头乘机把行李箱彻底打开,里面也是一直带着腐烂臭味的鞋子,这只鞋子嗒的一声落在地上,就没了动静。 很快,我看到另一只“脚印”出现在了布满灰尘的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