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小说 > 洪荒少年猎艳录 > 第358章 情动小姨柳慧

作者:天地23

洪荒少年猎艳录 第358章 情动小姨柳慧 第1/2页

    和大姨柳芸做完爱从酒店出来之后,电话就响了起来,昊天拿起电话一看却是美艳小姨柳慧打来的,她告诉昊天今天有老同学来找自己,所以吃饭的时候就不需要等她,而且从她的语气中,昊天感觉到柳慧很是高兴,对此他有点吃味。

    等昊天回到家之后,只见客厅的饭桌上摆满了菜,想来是柳慧做好了饭,然后才出去的,想到这儿他的心里有着丝丝甜蜜,不过想到小姨柳慧下午在电话里兴高采烈的样子,而且从旁边他还听到有男人的声音,想到这里,昊天就有些不安,他是不会让小姨有男朋友,最好的办法,就是今天晚上占有她!

    昊天来到窗户边,外面下雨了,雨下得很大,他拿起电话,问小姨柳慧什么时候回来,柳慧在电话中说,就快要到家了,然后,昊天看到她的车子驶进院子,他的心中一阵激动,柳慧回来后,和昊天打过招呼。

    “小姨,今天你见谁去了?”昊天看着小姨那红润的脸颊说。

    “我的一个同学。”柳慧答道。

    “男的女的?”昊天情不自禁的问。

    “嘿,天儿,你说呢?”柳慧一脸的灿烂笑容。

    “一定是女同学。”昊天自我宽慰说道。

    “当然啊!天儿吃醋了吗?看你这样子,真没出息……”柳慧娇嗔道,她一身白色休闲装,露出一截雪白的小腹,那上翘坚实的小臀部、嫩白而纤细的小细腰有种似梦迷离的、让人沉醉的梦幻感觉,她让昊天真正感到了什么是青春、什么是美妙、什么是销魂,什么是诱人。

    柳慧打开了音乐,又开了香槟,“天儿,今天小姨高兴,你陪小姨喝一杯吧!”

    昊天接过红酒,细细地品尝了一口道:“好啊!小姨,能够跟你喝酒,是我的荣幸。”

    “贫嘴。”柳慧粉脸羞红,自己也端起酒杯,望着窗外黑沉的雨幕,感慨地说道:“天儿,你是不是又在对小姨动坏心思了?”

    昊天望着小姨柳慧那双充满睿智的眼睛,“小姨,没有啊,我只是想能够跟你在一起,天儿就知足了,不过你不觉得,我们在一起真的是绝配吗?”

    “好啊!你敢调侃我!”柳慧说着就要上前就要抓昊天,昊天急忙扭头就跑,二人追逐着,嬉闹着。

    最终柳慧抓住了昊天,挽着他的胳膊,紧紧地依在他身上,昊天仿佛能感觉到她那激动的心跳,整个房间里氤氲着古典的圣诞气息,好像真的有一群天使坐在白云上进行演奏似的,悠扬的音乐在弥漫,柔和浪漫的烛光在荡漾。

    “天儿,陪我跳支舞吧。”柳慧不禁陶醉在其中,说道。

    “小姨,陪你跳舞,那是我的荣幸。”一曲华尔兹舞曲响起,小姨柳慧就拉昊天的手起来说道:“来,我们跳。”

    昊天左手轻握柳慧的右手,右手扶托着她的细腰,在悠扬的舞曲中,翩翩起舞,柳慧体态轻盈,动作敏捷,她的舞步是那样的娴熟,在流转的音符里,延绵着如此清畅的妙韵,在激情的旋律中,又是那样的淡雅舒缓,每一个旋转,每一个转身都透着悠长绵邈的韵致,绚丽流彩的风情。

    “天儿,你怎么也跳得这样棒!”柳慧赞扬说。

    “我是悟性好的原因吧。”昊天含糊地回答,他的手往下一滑,放到了小姨柳慧手感极佳的翘臀之上。

    “天儿,你的舞技虽然很好,可是人有些轻浮啊。”柳慧眼睛睁得很大的说道。

    昊天没有说话,右手又挪上来,在她的小细腰上握了握,柳慧羞涩地瞪了他一眼,她那玲珑浪漫的身躯,玉立修长,不盈一握。

    音律停止了,昊天把小姨柳慧拥在怀里,似水晶淡淡的汗珠沁入她的肌肤,那霞光样嫣然的水粉色,象枝头刚刚盛开的花朵,带点娇羞不禁的神情,轻轻摇荡时脸上也流漾着蔷薇色的韵味,美得让人不忍去凝望。

    华尔兹之后,是一曲慢步音乐,旋律低沉纾缓,音色轻柔飘渺,犹如轻风吹梦,虚虚幻幻地在柔色中回旋,又仿佛在蒙蒙的细雨里,心会莫名地变得脆弱,有一丝丝雨雾般若有若无的忧伤,小姨柳慧深情的将双臂环绕在昊天的颈部,头靠向他的肩膀,昊天双手揽住她的细腰,伴着音乐的节奏任神幻的思绪,在绚丽轻梦里随心飘舞。

    优雅端庄、温柔婉约的小姨柳慧在昊天灼热的眼神与热情拥抱下溶化了,娇躯酥软无力地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彼此的心跳,秀眸半闭,平日澄明如镜的眼神变得湿润迷乱,随着脚下舞步的晃动,紧贴的胴体在厮磨中逐渐加温,柳慧玉颊发烧,娇靥红似三月的桃花,全身酥软紧偎在昊天怀中,无力的双手环抱他的颈项,那种不堪情挑的娇姿美态,说有多动人就有多么动人。

    昊天的脸埋在小姨柳慧的玉颈上,如兰似麝的体香扑鼻而至,他故意在她如天鹅般优美的修长粉项和如珠似玉的小耳珠上呵气舔弄,女性的耳垂本就敏感,在昊天呼着热气的唇舌挑逗下,更是酥痒不已,刺激得她螓首骚动,身心逐渐融化在昊天的情挑里,心旌摇曳,渴求他的放肆,这一刻,房间里充满了温馨和浪漫,这是一幅美丽而优雅的画面。

    “小姨,你跳的真好!”昊天赞赏道。

    “你妈妈跳得更好,但是她从来不跟男人跳,就连姐夫在世的时候,也没有和你妈妈跳过一支舞,我理所当然成了姐姐的舞伴,是因为经常陪她跳,我才有这样的舞技的。”柳慧解释着道。

    “原来是这样!”昊天感慨地说。

    “妈妈真了不起!”想到妈妈柳雨欣从未和其他男子跳过舞,现在却是身心都属于自己的,昊天自豪地说。

    “对啊,姐姐为了我们下了一番苦心,”小姨柳慧接着说:“她告诉我说要用真心去品味其中的真谛,运用形体的语言、把握身体的形态、并要完美地控制好时间和空间的关系,才能充分的去铨释舞蹈的内涵。”

    “喔,有道理!”昊天赞不绝口。

    温婉芳馨的音乐如一支遥远的古乐,在长笛的婉转中悠扬纯净地娓娓道来,温雅动人,仿佛她就象引诱着昊天的手指顺着表面柔和的浮雕曲线随心起舞,曲线的形状美如涟漪,如同晚风,轻轻掠过镜样的湖面,以飘渺的淡淡烟雾,荡开无尽流美的波纹,在水色天光摇曳里,幻梦随之诞生。一样的春浪曼妙,一样的春心盛开。

    曲终人散,舞曲结束了,它营造了一种华丽而温馨的氛围,无声地解说着人世间的主旨:永恒,信任,以及爱,然而尘事侵扰,谁能令深爱停留,谁又能令祝福永恒?

    昊天拥着美丽动人的小姨柳慧,心中那份激情越来越冲动了,柳慧又斟上红酒,和昊天慢慢品尝,她白皙的脸颊透着红润的光泽,胸脯一起一伏的呼吸着,把乳胸挺得很高。

    “我欲四时携酒去,莫教一日不花开。”小姨柳慧喝了酒之后,诗兴勃发。

    “人生有酒须当醉,一滴何曾到九泉。”昊天跟着和了一句。

    “人生有命非由他,有酒不饮奈明何?”小姨柳慧又来了一句。

    “自古英雄都是梦,人生莫放酒杯干。”昊天又跟上。

    柳慧又斟满了一杯递给昊天,然后说:“我观人世间,”

    昊天举起酒杯与她的酒杯一碰便说:“无如醉中真。”只听“咣”的一声,二人都一饮而尽,此刻柳慧已经有些醉意,但还是不停地喝着,她的脸颊红晕,酒窝显现,举着酒杯摇晃着。

    昊天把手放在柳慧的腿上,好平滑,好细腻,好迷人的美腿,接着又将手伸向她大腿的根部,感觉到她禁区的温热。

    “小姨,我爱你。”昊天感觉到胸腔里的那团火焰,炙烤的自己有些失控,情不自禁地将小姨柳慧抱住,她滑腻的胴体,让他心醉神怡。

    “天儿……”小姨柳慧说着仰头闭上了眼睛,她那无限柔情、万般敬仰,使昊天感到有些春心荡漾。

    昊天情不自禁的用手抚摸柳慧的胸脯,但并没有碰到她的乳,房而是稍稍再上一点并对她说:“你喝醉了,我也醉了,小姨你是我的,我想要看你……”

    “只要你敢,我就给你看。”柳慧那朦胧的眼神,望着昊天,隐含着几分挑逗之意。

    “小姨,这是你说的,可不要后悔。”昊天连忙说道,生怕柳慧反悔一般。

    柳慧思量了良久,“天儿,你真的要看?”

    昊天目睹这努力想要保持优雅婉约的高贵女神在自己露骨的挑逗下举止失措的动人模样,大感兴趣,知道自己相当大程度地挑逗起了她的无限爱意,故意不说话,只是含情脉脉地看着小姨,让沉默的气氛将男女之间的暧昧之情更为滋长。

    沉寂了良久,昊天说,“小姨,你愿意让我看吗?”

    听到昊天带有强烈挑逗意味的发问,本已有些慌乱的柳慧,发觉自己的心思似乎都逃不过他的窥视,就像是一个做了坏事的孩子被人当场发现一般,羞涩和促不安涌上心头,知道昊天终究看破她深埋心中的情欲煎熬,羞得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心知肚明自己是作茧自缚,可恨的是昊天这个小坏蛋却偏要用这种挑逗的手法,摧毁自己的自尊心,亲口求他怜爱。

    不过这时瘫软在昊天怀抱里的绝色尤物柳慧,早已丧失了反抗意志、无力违逆,惟有赧然梦呓般低语道:“小姨……不知道……”

    想到平日雍容高贵端庄贤淑的自己亲口说出如此任人宰割的羞人言语后,柳慧顿时生出一种不知所以的伤怀,晶莹的泪珠潸然而出,在迷乱万分、娇羞万般中犹如一只待宰的羔羊般,双唇微开颤抖,两眼泪珠打转,尽管情欲中烧,却又不敢放浪行骇,目光中放射出乞求焦急的眼神,羞红着小脸,一动也不敢动。

    昊天不再说别的话,温柔的吻去柳慧脸上的晶莹泪珠,紧紧拥抱这美妙至极、无以名状的高贵胴体,丰满柔软的胴体充满着生命力和弹跳感,叫人爱不释手,更使人动魄心颤是她美艳高贵的脸上充满了情思难耐的万种风情,神态诱人至极点。

    小姨柳慧娇羞妩媚地看着昊天,昊天含情脉脉地看着她,四目相对,眉目传情,昊天慢慢抓住了她的芊芊玉手,五根手指纠缠住她的五根芊芊玉指,交叉着紧紧握在一起,他的另一只手温柔地爱抚着柳慧洁白柔嫩的脸颊。真象一尊冰清玉洁的雪美人,那雪白的莲藕般的玉臂,在一袭银色低胸的细肩带金镂衣的衬托下,秀色可餐,丰腴的肌肤象纯玉细瓷般洁白,莹莹滑动着秀光,身材是那么窈窕,姿容是那么高贵,真有一股秀丽清高超凡脱俗的气质!

    一切都显得那么端庄优雅,依然是雍容华贵,气质典雅,仙姿美貌,丰神绝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丰韵圆润,风韵迷人,丰腴的身材、姣美的容貌、聪慧的眼睛和成熟的韵味、高雅的气质,在昊天的心目之中,也只有妈妈柳雨欣,大姨柳芸可以与她之媲美了。

    昊天忍不住心跳怎加快,低头向柳慧鲜艳亮丽的红唇吻下去,双唇柔软得令人心荡,他饥渴的吸吮着,舌头往她牙齿探去,一开始她牙齿紧闭,一副坚壁清野的样子,但很快地双唇就像崩溃的堤防般无力抵抗,任凭扣关的入侵者长驱直入,只能娇喘咻咻的任由昊天的舌头在自己的檀口里放肆的搅动,舔舐着樱桃小嘴里的每一个角落,没多久,柳慧已逐渐抱掉矜持羞涩,沈溺在男女热吻的爱恋缠绵中,香舌再不受自己的控制,主动伸出和昊天的舌头紧紧的缠在一起,玉手主动缠上他粗壮的脖子,身体瘫痪乏力,却又是灼热无比。

    柳慧的脑海开始晕眩了,只觉得整个世界彷佛都已远去,仅剩下这个占据了自己唇舌的男人,正把无上的快乐和幸福,源源不断的输送进了她滚烫的娇躯,敏感的酥胸,紧贴在昊天结实的胸前,理智逐渐模糊,心中仅存的伦理道德,礼教束缚被持久的深吻逐分逐寸地瓦解,男性特有的体味阵阵袭来,新鲜陌生却又期待盼望已久,是羞,是喜,已分不清楚,那种久违的感觉让她激动得全身发颤,熊熊欲火已成燎原之势,她情不自禁的发出一阵心荡神摇的呻吟。

    昊天一面热吻着,一面两手也不得闲,右手下垂,隔着外衣在柳慧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的玉臀爱抚轻捏,左手上举,在她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脸颊、玉颈、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