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小说 > 表小姐有喜 > 8.成婚

作者:澹澹

表小姐有喜 8.成婚 第1/2页

    杜氏没想到沂国公府会这么急,然接了聘礼才知,急的不是公府是皇帝。圣上钦点,将大婚定在了五日后。

    想来也是,赐婚的目的便是招江珝回京,自然越早越好。只是五天的时间,根本什么都来不及,归晚下意识摸摸自己的小腹,这孩子怕是不想留也得留了。

    为了给归晚筹备嫁妆,侯府上下慌忙得很。可不是慌,张罗的只有何氏一人,忙得她不可开交。打宣旨那天起,梁氏便称病将自己关在了后院,不肯踏出房门一步。祁浅整日陪着母亲,也不见人影。

    虽不露面,梁氏消息还很灵通。听闻沂国公只是遣下人送聘礼,不但没露面,更是连个媒人都没请,她嫉恨的心情稍稍平衡了些。还没嫁过去便如此怠慢,想来余归晚往后的日子定不会畅快。

    虽是这么想,可心里的这口气还是淤得难受,尤其祁浅。她是不想嫁江珝,但更不希望嫁他的人是余归晚,她就是见不得她好。有些人便是如此,即便是不想要的,也自私得不肯撒手,所以她总觉得是余归晚抢了她的,恨得心痒。尤其圣旨下后,梁氏走头无路,整日被女儿催,竟鬼迷心窍真的让人去薛府打探起口风来,薛夫人品出来者之意,面都没露遣嬷嬷好顿奚落,梁氏这脸是丢到家了……

    得知归晚被赐婚,薛青旂慌张地跑到武阳侯府。杜氏对薛家怀怨,将他数落了一通拦在门外。可他执意不肯走,归晚只得让他进来了。

    还是那片芙蓉丛,二人对立,薛青旂主动向归晚道歉,坦白了自己的拖延,也解释了母亲中意她人的事他并不知晓。

    归晚浅淡笑笑,现在追究这些还有意义吗。她冷静道:“薛公子,过去的都过去了,你我缘分已尽。”

    缘分已尽?青旂心寒,他们相识这么些年,怎么可能说尽便尽了。他想拉着她道:你不要嫁江珝,我定会娶你。可他有什么资格要求,是他总想说服双亲,因而一误再误,终了到了这种地步。让皇帝收回成命那是不可能的,任他们谁也改变不了这个结果,除非——

    “归晚,你随我走吧。”

    走?哪去?私奔吗?归晚无语了,这话他如何说得出。且不说娶者为妻,奔者为妾;他就没想过若他们走了,身边人会如何吗?这可不是单纯的私奔,是抗旨。他不在乎家人,可她在乎,虽说祁家对她谈不上好,但她还有祖母,还有下落不明的父亲和弟弟。况且带着罪人的身份,他们能逃到哪去。

    归晚无奈看了他一眼,长出了口气道:“薛公子,该说的也说了,往后咱还是别见了。再有三日我便要嫁为他妇,若是让沂国公府得知,我不好解释。”说罢,她福了福身,返回游廊走了。

    青旂想去追,却被林嬷嬷拦住。林嬷嬷也心疼这对阴差阳错的鸳鸯,可命运如此,谁耐得过天意,于是劝道:“薛公子,表小姐说得是,别叫她为难了。”

    薛青旂的心彻底凉透了。他后悔了,若当初把她留在江宁,他们便不会走到这步吧……

    直到归晚的身影消失在了游廊尽头,薛青旂还未回过神来。突然,一个身影从芙蓉丛里窜了出来,猝不及防一把抱住了他

    ——是祁浅。

    薛青旂惊了一跳,掰着她胳膊想要争开她,然祁浅死死抱紧不肯撒手,贴在他怀里把压抑了一腔的相思诉了出来。

    “……她根本就没想嫁你,你为何非要对她惦念不忘!”祁浅忽而抬头道了句。

    二人对视,趁她放松之际,薛青旂猛地一把推开了她,因着太过用力,祁浅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然薛青旂却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连个应答都没有,大步离开了。

    祁浅刚稳了身子抬脚便要去追,却被对面亭子里的人吓得呆住!

    亭里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祖母杜氏。

    归晚和薛青旂会面,杜氏不放心,一直跟在后面。方才归晚离开时她本打算走了,却瞧见突然跳出来的孙女,这才留了下来,见到了这一幕。

    杜氏望着不知羞耻的孙女,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给她,低喝了声,两个婆子得命上前,压着二小姐去了东院……

    ……

    六月初二,宜婚嫁,乔迁。

    已入中伏,天闷得不得了,一早日头未出,空气潮露露的,这种黏腻的感觉一直浸到归晚的心头。她总是想把来龙去脉捋清楚,就像全福人手中她柔顺的发丝,银梳从头一梳到底,没有丝毫杂乱。

    可世事哪有那么容易,盘根交错,她都说不出自己是怎么走到这步的……

    杜氏一夜没睡,看着梳妆的外孙女恍若又回到了十七年前,她亲手把女儿嫁出去那日,心里不免感伤起来。

    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这六礼虽仓促沂国公府却也一项不落地完成了。聘礼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