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豪门女佣 > 第288章 吻上你的心190

作者:我想静静

豪门女佣 第288章 吻上你的心190 第1/2页

    钟于泉还要再给,倒是叶子墨接过来给他放到他座位旁边,淡然地说:“一涵是不大穿这个的,她心软善良,不忍心身上穿着动物的皮。您送她,她也不穿的,还是带回去吧。”</p>

    </p>

    钟于泉脸上有些尴尬,夏一涵不忍,再次强调:“我知道您心里有我,父女之间,不差一件衣服。您真心诚意的关心我,我真的很高兴了。”</p>

    </p>

    听了这话,钟于泉就不再纠结那件衣服的事,他看着夏一涵,表情变的凝重。</p>

    </p>

    “不瞒你说啊,宝贝女儿,爸爸是想趁现在还能好好的坐在你面前,能惦记你,就多惦记你一些。爸爸这么多年在官场,得罪的人不少。最近也不知道是得罪了谁,都把我以前的事捅到中央去了。虽然是诬告吧,这官场上的事也说不清。一个不小心,我就可能被双规,被判刑。到时候爸爸说不定就要坐牢了,别说想要给你送些东西送不成,哪怕看你一眼,自由也会受限制。”</p>

    </p>

    叶子墨面色如常,心里顿时是火冒三丈。</p>

    </p>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他倒好意思在他女儿面前唱苦肉计,真是无耻之极!</p>

    </p>

    要不是顾虑他女人的心情,他只怕会黑着脸对他下逐客令了。</p>

    </p>

    他是省商会会长,谁不怕他,他叶子墨也没有把握能赢他。但他觉得一个男人就是该有骨气,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活,他不愿意跟他虚伪应付。</p>

    </p>

    夏一涵的眉皱了起来,不自觉地看向叶子墨,目光在他坦然的脸上只停留了几秒钟,她又收回看着她父亲,不无担心地轻声说:“真有这样的事吗?那您打算怎么办?我相信您一定是正直的人,应该没有做过什么太过的事吧。您也说是诬告,不会有大问题吧?”</p>

    </p>

    夏一涵是真的关心,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她父亲,他的心是真也好,是假也罢。他可以无视她这个女儿,她没办法无视她爸爸。</p>

    </p>

    “问题大不大,说不清啊。不过呢,爸爸很欣慰,有你这么关心爸爸的女儿。没事,就算是真的要坐牢,也是爸爸亏欠你们母女的,该还了。你们年轻人不是说一句话,出来混总要还的吗?爸爸是罪有应得,就是有点儿不甘心。一辈子的清白,到老了,要落得个坐牢的下场。”</p>

    </p>

    钟于泉长叹一声,夏一涵注意到他头发已经花白了。</p>

    </p>

    坐在她面前的她的亲生父亲,叹息着的时候看起来就像是个无助的老人。</p>

    </p>

    他在表演,他以为她看不出来。</p>

    </p>

    他忘记了,她是个孤儿,她从小在莫家长大,最大的本事就是会察言观色。她不会这个,她怎么在那里生存?</p>

    </p>

    他们在通电话时,她单从声音里是听不出来他是真是假。其实她分析一下也知道他不会那么快就对她有感情,他的心没在亲情上面。</p>

    </p>

    她不过是自欺欺人的想要跟自己说,父亲对你主动示好,当然是爱你的表现,你怎么可以怀疑他的用心?</p>

    </p>

    她端上菜,他还是以假乱真的笑着,她也回以微笑。她高兴,但她是强迫自己高兴。父亲就坐在她对面,她怎么能不高兴?</p>

    </p>

    他不喜欢吃她做的菜,因为他不喜欢吃辣椒,但他会隐瞒,却不是因为爱,而是他来别有目的。她不是什么都想不到,她是不想想到。</p>

    </p>

    她想,只要他愿意,他哪怕是永远这么虚假的对待她,只要他在笑,她就当做他是真的高兴,她也高兴,她愿意一直伪装下去。</p>

    </p>

    当她看到那件貂皮大衣时,她所有的伪装真的差点就露出了破绽。</p>

    </p>

    太明显的破绽了,那是钟云裳春节那段时间参加一个聚会时穿过的。</p>

    </p>

    夏一涵的那一愣,心里早已经酸楚的落泪了。她心酸地发现,他父亲连有目的的接近她,给她带来的衣服都不是特意准备的,而是从他另一个女儿钟云裳那里随便拿了一件给她。</p>

    </p>

    对夏一涵来说,爱是那么重要,她是那样的渴求。</p>

    </p>

    她真的很想要问一句为什么,问问她的父亲,她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明明是血浓于水的至亲,他就不能正眼看她一眼。</p>

    </p>

    可她能那么做吗?</p>

    </p>

    父亲说他得罪了政敌,有人举报他,不用猜她也能想到他所说的不是政敌,而是她心爱的男人叶子墨。</p>

    </p>

    要是她表现出一点点的不高兴,叶子墨发现了,只会为她跟她的父亲斗的更厉害。</p>

    </p>

    他年纪大了,不一定是叶子墨的对手。要是他败了,多年积累的一切可能顷刻就化为乌有。如果是他赢了,这种可能不是不存在的,毕竟他是省商会会长,是一个省里的一把手。</p>

    </p>

    付氏的重心还是在东江,商不与官斗,真把他惹急了,他下令查封付氏,那样结果可能会更糟糕。</p>

    </p>

    这两个人看起来已经是势如水火,只是在她面前在伪装而已。她就是他们两人的桥梁,他们都是她最亲的人,她必须要继续当好这个桥梁。</p>

    </p>

    夏一涵心里无尽的叹息,表面上却还是在微笑,她轻声对父亲说:“您别担心,应该不至于到要坐牢的地步。我是您女儿,叶子墨是您女婿。他那么有能力,怎么会看着岳父有难,不管呢?墨,你说是吗?你会为了我,帮我父亲的吧?”</p>

    </p>

    夏一涵充满期待地看着叶子墨,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的很温柔,却没说话。</p>

    </p>

    钟于泉等的就是夏一涵的这句话,尽管貂皮大衣没送出去,目的达到了就好了。</p>

    </p>

    “墨,爸爸年纪大了,你表个态啊,我不想看到他为了这些事那么急。我知道,只要你愿意,你一定能帮到他的,是不是?”</p>

    </p>

    夏一涵再问,她是多么想要把两个人之间的矛盾给彻底化解了啊。不只是为她父亲,也是为了她男人。</p>

    </p>

    钟会长作为省商会会长,他的做派,谁不知道。</p>

    </p>

    他是表面看对谁都好,实则六亲不认,他连她这个女儿都不在意,对他来说,叶子墨这个女婿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不会看叶子墨的面子,也就是说万一他真的做错了一点儿什么犯到他手里,那可能对叶子墨就是天大的劫难。</p>

    </p>

    她爱他,她不舍得他有一丝一毫的危险。</p>

    </p>

    钟会长也在等着叶子墨表态,他知道叶家所有人都是一言九鼎,不会出尔反尔的。</p>

    </p>

    哪怕他是为了安抚他女人,他逼他说出要帮他,他也会说话算数的。</p>

    </p>

    叶子墨拍了拍夏一涵的小手,温和地说:“你放心吧,只要我能帮上的,我当然会帮。他是你父亲,我怎么会不管呢。再有,钟会长一向是谨慎,可能会把危机高估。你不用担心,他在官场这么多年,什么风浪没见过,怎么会被一些子虚乌有的事弄的坐牢呢。不过这件事我还是要跟他单独谈谈,政治上的事,你也不懂,先回卧室等我吧。”</p>

    </p>

    “这……”夏一涵还是有些不放心,钟于泉朝她呵呵一笑说:“去吧,我是他丈人,我们两个人单独聊天,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p>

    </p>

    夏一涵站起身,见钟于泉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子墨啊,看来我们还真是要快点儿谈,晚些我还要跟宋婉婷见面呢。这丫头,风风火火的,我怕她太晚她等不及要闯到这里来啊。”</p>

    </p>

    叶子墨面无表情地接了他的话:“我们尽快谈吧,不能耽误您的事。”</p>

    </p>

    夏一涵出了小会客室,到了走廊上,她还不由自主地琢磨,为什么钟会长提了两次宋婉婷。</p>

    </p>

    难道宋婉婷和叶子墨还有来往,他是用这一点来威胁叶子墨,让他就范?</p>

    </p>

    不,她摇了摇头,跟自己说,不该胡思乱想。他父亲对她没感情,总想着欺骗她,叶子墨不会。</p>

    </p>

    他的真心,她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那是做不了假的。</p>

    </p>

    她正在想着这件事,酒酒迎面走过来,甜甜地叫了声:“叶少夫人。”</p>

    </p>

    “不生气了?”夏一涵笑着问她。</p>

    </p>

    自从上次莫小浓的事情以后,酒酒每次跟她说话,那还真是拿出了下属对上司的尊敬来了。</p>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