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豪门女佣 > 第454章 吻上你的心356

作者:我想静静

豪门女佣 第454章 吻上你的心356 第1/2页

    “你想多了,墨,她不是跟宋婉婷走的近,她是喜欢哄嘟嘟,现在嘟嘟成了她的寄托了。”</p>

    </p>

    “是吗?”叶子墨淡淡地问了一声。</p>

    </p>

    “当然是。”</p>

    </p>

    夏一涵语气很坚定,叶子墨面色沉了沉,没再说什么。</p>

    </p>

    “墨,我去给你做晚饭吧。”夏一涵起身,被叶子墨一把拉住扯回他的大腿上。</p>

    </p>

    “别去,我有些困,陪我睡一会儿。”叶子墨说的一本正经,夏一涵既觉得这家伙有点儿居心不良,又感到自己有点儿小人之心。</p>

    </p>

    她审视着叶子墨那张总让她忘情的俊脸,研究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可惜她根本就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他看起来很自然,就像是真困了。</p>

    </p>

    “你睡,我去……”叶子墨站起,不由分说地抱着她放到床上。</p>

    </p>

    叶子墨帮夏一涵脱掉了脚上的拖鞋,他自己也跟上床。</p>

    </p>

    “这么多天不想我?”叶子墨压在夏一涵的小身子上,俯视着她的小脸儿,她脸上任何一丝变化的神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p>

    </p>

    夏一涵的小脸儿在他的注视下变红,心跳也变得异常急促。</p>

    </p>

    她其实不是不想他,她不过是不放心莫小浓,也不想在莫小浓出了这么大的事以后,她自己享乐。</p>

    </p>

    她能感觉到叶子墨热血沸腾,或许对男人来说,长时间不做那样的事,他会更加难以忍受吧。</p>

    </p>

    想着他为了迁就她始终忍着,她很是愧疚。</p>

    </p>

    想了想,她还是老老实实地点点头,低声说:“想……”</p>

    </p>

    她娇羞的模样让叶子墨更加心荡神驰,低下头便封住了她的小嘴儿。</p>

    </p>

    他很热情,她被吻的几乎没有办法呼吸,只能软软地攀着他的脖子,任由他在她蜜糖一样的口中胡作非为。</p>

    </p>

    他的大手同样不老实,就在她小身子上煽风点火,即使是没有任何目标的胡乱揉摸,她也轻易被他点燃了激情。</p>

    </p>

    她此时更领会到,想念的不止是他,她更甚。</p>

    </p>

    叶子墨显得有点儿急切,没有心思慢慢的剥离她的衣服,他大手一伸,她的睡衣又很快成了碎片。</p>

    </p>

    “讨厌!为什么总这么粗暴?”夏一涵嘀咕,叶子墨却只是哑着声音笑了笑。</p>

    </p>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这么粗暴,以前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他就像一个冷漠的旁观者。女人们早就投入了,他却还是慢条斯理,一点儿急切的心情都没有。</p>

    </p>

    跟夏一涵在一起,他就会连一秒钟都不愿意多等。</p>

    </p>

    正在她觉得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的时候,叶子墨的手机忽然响了,他皱了皱眉,继续低头耕耘。</p>

    </p>

    “墨,你接电话吧,说不定是重要的事呢。”夏一涵轻声说。</p>

    </p>

    “不管!”</p>

    </p>

    叶子墨甩出这两个字来,又用力顶了一下,夏一涵的目光却始终在往手机上看,显得有点儿心不在焉。</p>

    </p>

    该死的,不知道是哪个混蛋这时候打电话来,叶子墨心里低咒一声,从她身体里退出来下床去沙发上拿了他的手机。</p>

    </p>

    是林大辉打来的,他按下接听键,没好气地说了句:“什么事?”</p>

    </p>

    语气好差,林大辉缩了缩脖子,想着今天他的老板好像是和老板娘在家里休假,他怕自己是打扰了老板的好事。</p>

    </p>

    “是莫小姐的事,叶先生,您要是正忙着……”林大辉的语气中还带着几分揶揄,叶子墨的脸色黑了黑,又没好气地说他:“知道正忙着还打电话来!有事快说!”</p>

    </p>

    “是是是,我立即说。”林大辉咧嘴笑了笑,似乎看见他的老板欲求不满的抓狂样子了。叶先生也有被这样打断的时候啊,他自己都不知道多少次被他的命令搅黄了好事呢,所以说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p>

    </p>

    林大辉嘴上说立即说,报告起来可就没有平时那么简洁了,他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是要多详细就有多详细,恨的叶子墨牙痒。</p>

    </p>

    “林大辉,是想出差了?”叶子墨打断林大辉的话,凉凉地问,林大辉缩了缩脖子,忙说:“不不不,叶先生,我最近很忙,您知道的,没办法出差。”</p>

    </p>

    “那就给我长话短说!”</p>

    </p>

    “是是是,叶先生,总之就是一句话,这件事的幕后主使的确是像您猜想的那样是廖伟东所为。不过那时候没有任何证据,您是怎么猜到的?真是太英明了。”</p>

    </p>

    林大辉生怕出差,惹毛了叶某人,又忙给叶某人戴高帽子。</p>

    </p>

    叶子墨懒得理他,直接把电话给按了。</p>

    </p>

    他接电话的时间还是长了些,夏一涵不好意思一直光在那里等,她也起了床,趁叶子墨没注意的时候悄悄溜到衣柜前,拿了一条新睡裙穿上。</p>

    </p>

    “小东西,敢偷偷穿衣服?你是这件也不想要了?”叶子墨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夏一涵吐了吐舌头,说:“没有,我就是有点儿冷,先穿上。对了,我看你表情好像很严肃,是有什么事吗?我们……我们要不还是,你要有事你就去办吧。”</p>

    </p>

    叶子墨知道,这样被打断估计他的小东西一时也会兴趣缺缺,正好他也想要把莫小浓的事跟她谈谈,所以他就没再坚持做未做完的事。</p>

    </p>

    “过来坐,我有事和你说。”叶子墨也到衣橱里拿了件睡袍披上随后坐在沙发上,夏一涵也跟过来坐下。</p>

    </p>

    “是关于小浓的事吗?”夏一涵问。</p>

    </p>

    她最近差不多每天都会问问叶子墨小浓的事情怎么样了,叶子墨只是说还在查,不过事情是没有继续扩大的。</p>

    </p>

    “那天晚上莫小浓和廖伟东一起去酒吧,廖伟东假装有事走了,那个你让夏义清控制的人故意勾引莫小浓。廖伟东指使他拍下录像,计划好在婚礼上播放出来。所以你不用自责,当时就算你答应了给两千万,他们也不会真的放过莫小浓。廖伟东的目的就是不想娶莫小浓,原因是上次莫小浓在廖家指着廖伟东母亲的鼻子骂,他咽不下这口气又不想得罪我,才自导自演了这样一出戏。”</p>

    </p>

    “太过分了!”夏一涵义愤填膺地说。</p>

    </p>

    就像当时叶子墨在酒店里说的那样,他就算不喜欢莫小浓,他完全可以拒婚,怎么能拿一个女人的隐私做文章?</p>

    </p>

    “是很过分。”叶子墨冷漠地说了一声。</p>

    </p>

    那天在婚礼现场他就觉得事情很可能是廖伟东自己做下的,因为一般人都不会那么快就接受自己女人背叛。何况他再怎么说也是副理事长的儿子,从小被人捧着,自尊心会很强,怎么会在被戴绿帽子时显得那么平静?</p>

    </p>

    “墨,那你打算怎么对付廖伟东?他虽然是过分,不过我们也有做错的地方。小浓也有错,要是因为这个你过分为难廖伟东,好像又有点儿说不过去。”</p>

    </p>

    “这些都不用你管,我只是告诉你这个结果,你有机会可以告诉莫小浓,免得她心里因为你没答应那个人的条件记恨你。”</p>

    </p>

    夏一涵点点头,并不阻止叶子墨教训一下廖伟东。即使他们有错,廖伟东让莫小浓的名声扫地,让全世界的人都看到她不堪,也确实是做的不容原谅。</p>

    </p>

    两人正在谈着听到有人敲门。</p>

    </p>

    “叶先生!”是管家的声音。</p>

    </p>

    “什么事?”</p>

    </p>

    “安保员大罗偷偷喝酒喝醉了,嚷着要见您,还说不见您就自杀。”</p>

    </p>

    叶子墨的眉头动了动,那个大罗他是有些印象的,在所有的安保员里他是最高最壮的,跟叶子墨的身形最相似。</p>

    </p>

    他还无意中听过他们开玩笑叫大罗罗叶二,意思是说叶子墨第二。</p>

    </p>

    想不到那么大块头的人喝醉还要嚷着轻声,他叶子墨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懦夫。</p>

    </p>

    “你去想办法让他好好清醒清醒,我不会见他的!”叶子墨冷声说。</p>

    </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