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雪雪巴巴的看着楚流玥,似乎也有些不知所措,一颗巨大的脑袋卡在窗户上,看着十分滑稽。

    “反正已经坏了,直接进来吧、”

    楚流玥扶额,又好气又好笑的冲着它招招手。

    雪雪这样的体型,想要从窗户进来本就有些困难,加上它肉身力量强横至极,稍微一动作就将这木板给摧毁了。

    见楚流玥没有生气,雪雪这才放下心,纵身一跃,直接扑到了楚流玥的怀中。

    楚流玥将它接住,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怀中的一大团蓬松柔软,让楚流玥原本有些低落的心情也好转了许多。

    她抱着雪雪掂了掂,有些惊奇:

    “咦,雪雪,你好像瘦了?”

    和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样子比起来,似乎是小了一些?

    雪雪在她脸上亲热的蹭了蹭,痒的楚流玥不断后退。

    “行啦行啦,雪雪别闹,痒痒——”

    雪雪又缠了她好一会儿才罢休,乖乖的在她脚边卧下,尾巴不断的摇摆,看上去乖巧万分。

    楚流玥不由一笑,若是给人看到这场景,怕是别人都要以为雪雪是她的魔兽了。

    想到这里,楚流玥的心情变得有些微妙。

    说来也是奇怪,容修才是雪雪的主子,但它却似乎和她也很亲昵。

    从第一次见面,直到现在,楚流玥一直对雪雪有种莫名的亲近,好像从心底里觉得它不会伤害自己。

    魔兽凶悍,尤其是这样的高阶魔兽,更是骄傲万分,按理说除了自己的主子,它们是不会对其他人假以辞色的。

    但雪雪…

    “最近都没有见到你,跑哪儿去了,嗯?”

    楚流玥一遍给它顺毛,一遍无心的问道。

    雪雪舒服的闭上眼睛。

    那位主子在的时候,它何曾有过这样的享受?

    也不亏它这几天在外奔波了。

    见雪雪一脸享受,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自己的话,楚流玥也不在意。

    此时此景,有雪雪陪着,倒是驱散了她的孤单。

    “不过话说回来,你和你主子倒是有一点极为相似。”

    雪雪一动,睁开一只眼睛瞄她。

    楚流玥纤细白皙的手指点了点它湿润粗糙的鼻子。

    “都喜欢半夜闯到别人屋子!”

    雪雪又心虚的闭上了眼睛,蹭了蹭楚流玥的手掌,鼻腔哼唧两声。

    楚流玥心中叹了口气。

    这幅无赖的样子,就更像了…

    “玥儿。你回来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楚宁的声音。

    楚流玥欢喜的起身去开门,雪雪却是比她还快,身形一动,就从窗户又跳了出去。

    原本就破损了的窗户,裂缝更大了些…

    楚流玥无语的看了一眼。

    她还没怎么呢,雪雪怎么反而这么心虚…

    她将门打开,门外正是已经好几日不见的楚宁。

    此时的他身上穿着禁卫军的黑色铠甲,看起来风尘仆仆。

    但看到楚流玥的一瞬间,他那双有些疲惫的眼睛瞬间亮了许多。

    “玥儿,当真是你回来了。”

    楚流玥眨了眨眼,难得撒娇:

    “明天学院放假,所以今天下课我就直接回来了。几天不见,玥儿很想念爹爹啊。”

    听到女儿这话,楚宁只觉得这几天的疲倦一扫而空,瞬间舒畅了起来。

    “爹爹也甚是挂念玥儿!最近事情太忙,爹爹都没空出时间去学院看你。”

    楚流玥有些无奈的笑道:

    “爹爹,咱们家离学院挺近的,哪儿用得着您送?倒是您最近刚刚上任,肯定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看您的样子,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吧?”

    一边说着,楚流玥一边将楚宁请了进来,给他倒了一杯茶。

    “可不是。除了要接手禁卫军的事务,还要处理四公主的事情。之前四公主在狩猎场遭遇意外,原丹破碎,陛下很是心痛,这几日一直在清查,已经处置了几十个人了。”

    楚流玥淡淡的“哦”了一声。

    “原丹破损,以后…岂不是无法修炼了?”

    “可不是?这事儿给四公主造成了不小的打击,宫里也闹得鸡犬不宁,还说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伤了她的那只魔兽。可惜,那天是她自己追着那魔兽到了悬崖上的,其他人当时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上官玥江羽丞推荐阅读